用户登錄投稿

中國作家協會主管

張琳詩選
來源:山西文學院(微信公眾號) | 張琳  2020年11月27日06:55

大意如此

 

有些東西,生來就是大的,比如大海

有些東西,至死也是小的,比如小草

 

還有一些東西

我認識她時就老了,比如老家

 

我,正慢慢經歷着

從小到大,再漸漸衰老的過程

 

——我的一生

就像一棵小草,想起大海,如臨故鄉

 

立此借據

 

今借到——

 

蝴蝶一隻

月亮一枚

人行道兩條

愛恨各半

漢字幾千個

另有:盤中餐、杯中酒、霧中花

夢裏的故鄉

琴絃上的高山和流水

 

借用期:一生

來生償還

謹以心尖上的痛作為抵押

 

時光頌

 

我,外婆,母親

三個人,彎腰挖河邊的苦菜。

 

一隻野鴨子,“撲稜稜”被光線扶起

向遠處飛去。

 

晨光中,三代人同時望了望遠方——

順着河水的流向

 

——再過二十年,我將活成現在的母親

母親,將活成現在的外婆

 

——而外婆,無疑像一條河

會被我們在春天眺望,像一棵苦菜

 

會被時光連根拔起

毫不猶豫的苦,裸露在人世上。

 

 清晨的三次祈禱

 

一次,為昨日之我

祈禱她安然離去

但仍有記憶之光加冕;

 

另一次,為今日之我

請恩賜我

一條讓人心懸的獨木橋

允許我在庸常的日子裏

繼續犯錯;

 

第三次,為明日之我祈禱

願我在一輪圓月上看見榮光

願我在人世上已再無錯可犯。

 

 明月蘆花

 

江水遠去

岸邊突然多了一羣送別的白衣人

 

我認識這些昨日蘆葦……

它們風中綠,風中黃

 

然而……風中,是什麼?

那麼短暫,像不可復得的今日

 

讓蘆花再飛一會兒

魯米説:萬物生而有翼

 

我信了

我飛過的地方,都是遼闊的天空

 

我思考的時候

正是一朵搖曳的蘆花

 

又是誰,説出了明月當空的意義

被送之人

 

無處可藏

剛剛躲過了初一,十五就到了……

 

魚尾紋

 

歲月,請跟我來。

這裏是我的廳堂

這裏是我的廚房

這裏,是我的卧室……

 

我總是在夢中

抱海而眠,醒來,唯有魚尾的痕跡。

 

生活的面目

已經越來越清晰了

一張漏洞百出的漁網中

我是那條奪路而逃的魚。

 

我為什麼歌唱青草

 

理由很簡單:我愛它們

在荒野上

默默度過青黃相接的一生。

不向左,不向右

它們只向上生長着,根在哪兒

它們就活在哪兒。

永遠比風低一截

讓風無處可藏

永遠高於泥土,埋住的只是草籽

無法埋沒的

是青草毫不潦草的一生

有名無姓的一生。

有一次

我在深夜寫詩,突然想起

我為什麼歌唱青草

為什麼像青草一樣

眼角掛着晶瑩的露珠。

想不明白,是一種折磨

想清楚了

是另一種羞愧:活着背井離鄉

死成一塊墓碑

也免不了被搬來搬去……

 

光芒賦

 

這麼多的光芒

湧入草地上——

 

露珠是用不完的

蝴蝶是用不完的

 

這麼多的光線

羊羣也啃不完,牛羣也吃不盡

 

只可惜的是,我僅僅是一個觀光者

我來自異鄉

 

我只看一眼

絕不會帶走一絲一毫 

  張琳,女,1989年生,山西原平人。山西文學院簽約作家,獲《揚子江詩刊》青年詩人獎、杜甫國際詩歌大賽特等獎等,出版有詩集《紙蝴蝶》《人間這麼美》。